盛博股票学习网为您提供樊纲:美国手中明明有一张“王牌”却不打,为什么?.内容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樊纲:美国手中明明有一张“王牌”却不打,为什么?

时间:2018-04-10 00:00 出处:网络整理
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于4月8日在海南博鳌举行,4月10日将进行开幕式。 8日,央视新闻在博鳌亚洲论坛新闻中心的嘉宾访谈区就中美贸易摩擦问题采访了经济学家、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

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于4月8日在海南博鳌举行,4月10日将进行开幕式。

8日,央视新闻在博鳌亚洲论坛新闻中心的嘉宾访谈区就中美贸易摩擦问题采访了经济学家、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

樊纲:美国手中明明有一张“王牌”却不打,为什么?

樊纲于2017年博鳌亚洲论坛分会场发言

主持人:樊先生您好,这几天最大的经济热点可能就是中美贸易摩擦了。特朗普称为什么要发起一场贸易摩擦、为什么要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一个原因是美国亏了,因为美中之间存在巨大的贸易逆差,而且美国的说法是2017年美中贸易逆差为3750亿美元。所以今天的第一个问题是想请您来算一笔账,这个3750亿美元有没有被高估,有说法是至少被高估了20%。

樊纲:特朗普懂不懂什么叫贸易摩擦、贸易赤字究竟怎么算,我看他也不懂。他的那些顾问应该是懂的,但是他们不算这个账。虽说是贸易逆差,但实际上是拿贸易逆差说事儿,美国真正要做的事情是抑制中国成长、中国崛起,所以他们总是提知识产权、高新科技。如果美国真正想要减少贸易逆差,怎么不去减少其他商品、为什么冲着高新科技去呢?

主持人:对,而且看到美国开出来的要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几乎就是冲着“中国制造2025”来的。

樊纲:首先要搞清楚这一点,我们可以算细账搞清楚,但是美国不会听,他们的目的是要抑制中国增长,和他们讲这些道理是讲不通的。所以,我们心里要有数,首先大方向要明确。然后,我们可以算一算美中的统计数据,特别是贸易统计数字有差额,但这个差额主要是因为中国的进口、出口从香港走,出口到香港的货物,我们就算去香港的、不算去美国的,但是美国把经过香港的货物也都算成中国的出口。不过,这本身不是特别大的问题,如果真是转口贸易,经过香港的话,香港还是赚了一笔服务费。如果我们不算这笔钱,加在一起是有这么多中国制造产品,但贸易逆差确实还是存在的。

主持人:贸易逆差确实存在的,您刚说到的是货物贸易逆差,但是美国有一笔钱没算,就是闭口不提500亿美元左右的服务贸易的顺差。

樊纲:服务贸易是美国的强项,金融服务、卫生服务、法律服务、物流、旅游等等;旅游现在中国是大逆差,其他国家是大顺差。因此如果就经常项目而言,总的贸易数字中如果把这个服务算进去是会少一块,但是客观上说,即使把这个算进去,我们仍然具有比较大的顺差,这也是中国竞争力的一个体现。服务业是我们的弱项,但是服务业的逆差也没这么大,而且最近中国的服务业也在出口。

主持人:但美国根本不提在这方面。还有一个数字是,中国对美国出口的货物中,有40%左右都是美国企业在中国生产的,比如苹果手机,据说90%都是在中国生产的,但是这笔货物出口到美国,就算在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上,但其实赚大头的是美国企业。以苹果手机为例,赚大头的是美国苹果公司和经销商,中国的加工企业可能只赚了百分之一点几。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樊纲:算账的话,这个问题是比较重要的。这里面包括两个问题,第一,90%的零部件不是中国直接生产的,但美国直接算到中国头上;第二,生产者是谁,是美国公司还是中国公司,有多少是美国公司生产的,又多少是中国公司或者合资公司生产的。

第一个问题特别大、也长期存在。其实我们和其他很多国家是逆差,比如韩国、马来西亚等。那么逆差出现在哪些方面呢,就是这些零部件,比如电子产品、显示屏等等。这些零部件进来后由中国组装,中国只赚了最后组装的钱,也许是劳动力、地租、管理费这些。刚才你说只赚百分之一点几倒不至于,可能有百分之五;在产品整体价值中,一个苹果手机一千美元,也许有一百块钱是中国制造。但是一经中国出口,就都算在了我们账上。其实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代表了一些东亚国家或地区,中国从日本、印度尼西亚、台湾等地进口原材料,最终这些逆差都会转变成对美国的顺差。但是,美国不会听我们说这个道理,反而都记我们头上。

第二就是跨国公司。现在占的比率还低一点,有段时间将近60%出口是由跨国公司出口,那么究竟是外国公司还是合资企业或独资企业呢?所以,美国跨国公司在中国生产再出口到美国,也算作中国的,认为是国家战略的一部分。美国指责中国搞国家补贴的,但国家不会给外资企业补贴;虽然国有企业可以有政府补贴,但现在国有企业在出口中占得比重很小,出口中的大比重,要么是民营企业要么是跨国公司、外资企业。但是,美国不讲这个道理,只说政府给某些国有企业补贴,所以这些账细算起来是有很多很多问题的。

主持人:所以说,账面数字是一回事,实际获利又是另一回事,那么从实际获利上来讲,您觉得美国在和中国做生意时亏不亏?

樊纲:最重要的一个亏不亏的问题美国没有算,就是美国国民福利。那福利体现在哪?体现在中国产品价格都下降了。中国产品物美价廉,几十年来美国消费者从中国制造、中国出口中享受巨大福利,将美国通货膨胀率压得很低。但是美国当然更不会算这个问题。美国只想着从国家角度来讲,中国公司、中国企业都发展了,中国国家实力越来越强,而不会顾及真正的国民利益,即使要顾也只顾那些丢失工作、支持特朗普的选民,绝对不会告诉国民你们买的东西那么便宜可别忘了是谁生产的。

主持人:就您的观察而言,美国现在是拿贸易逆差说事,醉翁之意并不是真正地要把贸易逆差变成顺差或是减少逆差,那么真正的用意是什么?

樊纲:真正的用意就是要抑制中国发展、给中国找麻烦。美国觉得亏的地方是,怎么能让中国发展起来。以前以为让中国加入WTO可以抑制中国,但加入后怎么反而让中国发展起来了,这是没想到的事情。而且中国发展起来不是按照美国的思路和模式,中国走了自己的道路、有了自己独特的发展理念,这也让美国觉得亏了。美国真正的焦虑和纠结就是这个。所以,一定程度上而言,即便我们要和他算贸易账,他也不会理你。

主持人:我知道您3月底时参加了一次中美经济学家闭门座谈会,虽然外界不知道会议讨论了什么,但您感觉到美方有这种战略焦虑吗?

樊纲:现在美国表现出来的就是这种战略焦虑,以特朗普采取的这种特殊方式表现出来。但从特朗普的顾问们、背后的经济学家发表的言论来看,他们不是不知道这些问题、也不是不知道贸易逆差是怎么存在的。为什么有贸易逆差?这笔账他们都会算。第一,美国是国际货币发行国,要让大家持有自己的货币并成为主流货币的话,就得常年有赤字,只有赤字,钱才能出去。第二,美国国内储蓄这么低,消费又这么高,不储蓄不投资那就是从其他人那里购买,再加上又发行货币,印了钱就能买东西,就自然会发展成这样。但是,这两个原因只是贸易赤字的一般性原因,即这个赤字可以是跟中国之间的,可以是跟欧洲、墨西哥、日本或德国等等。那特殊的是,为什么和中国的贸易逆差这么大?美国和中国账单上的贸易逆差确实将近50%。一方面是,这几年中国崛起,竞争力越来越强,但另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比较优势。美国的经济学家都懂什么是比较优势,中国的比较优势就是低端、中低端产品,美国的优势是高端产品,所以按照比较优势的话,,美国是可以出口的,可以做到没有贸易逆差。

主持人:所以美国高新技术产品为什么不放松对华出口?

樊纲:因为美国搞贸易保护,自称贸易控制。贸易控制就是不卖给中国高新技术,但中国想买的就是高新技术。现在越来越多低端或中端产品、机件都可以自己生产,没什么可买的,但中国想买的美国又不卖,所以中美贸易是没法平衡的;赤字为什么这么大,就是因为我们想要的你又不卖,然后你买了我们的东西又不认为物美价廉,最终逆差长期存在,抱怨也就来了。但这些问题美国不是不知道,不出口高新技术就是为了不让中国发展,今天即便中国向美国出口高新产品、美国政府也不让美国人买,更不要说让中国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我们要想清楚,算这笔账就是给美国听听而已,美国要的是战略上制衡中国。

主持人:我们知道两件事情,一个是特朗普喊亏了,但其实不公平的是我们才对,第二是在这个环境下中国还有什么牌可打?在美国这种战略意图下,我们怎么来发展的制造业和实体经济?

樊纲:第二个问题更重要吧。现在怎么打这个问题我觉得即重要也不重要,因为贸易战总是这样你来我往,不可能不打。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想清楚自己发展的长期利益在哪、怎么理性应对。中国的根本问题是,我们能逐步发展起来,要尽可能少受外界干扰,尽可能不要发生大波动,保持持续增长。现在大家应该都能看出来,发展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自己原来什么都没有、人家什么都有的情况下,要在市场上竞争是多么难。

0

热门标签